浦东债权债务纠纷律师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8817836278
债务知识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民间借贷:不立字据隐患多

2018年4月25日  浦东债权债务纠纷律师   http://www.shhzwls.cn/
  民间借贷:不立字据隐患多    
    不久前的一天清晨,河北无极的朋友急冲冲地打来电话。他在电话里充满了愤怒与委屈,甚至带着哭腔:“快点帮我找个水平高的律师吧,帮我们打赢这场官司,我太冤枉了,明明还了钱,可那个丧尽天良的王八蛋偏偏说我没还……”一向温文儒雅的朋友口出脏话,看来他真的是气坏了。
    原来,这位朋友与他人发生了借贷3万元的法律关系,在半年前就已还清。
    但最近,张某又向他主张还债的权利。借钱时有人在,还款时只有债权人与债务人在场,而且他也未要求债权人打收条。
    现在,我的朋友一审败诉。
    他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二审上。
    以我朋友的品质而论,我相信他。但拨通几位律师朋友的电话,几乎都得到相似的回答:打官司,就是打证据,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是两回事,有时法官也明知你有理,但你没有证据,也不能不败诉。这是个比较深刻的教训,它提醒我们在发生法律关系时,一定要有证据意识,现在的民间借贷关系纠纷,几乎都是因为缺乏强有力的书面证据。
    没有证据,70万巨款拱手相让
    长沙市李某与姜某是“铁哥们”,姜某借了李某的一些钱也是熟人所知的事。
    可突然有一天,李某旧病复发,猝死。家人在办完丧事之后,还未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就想到姜某欠的债务,便去讨债。
    如果李某不死的话,也许确如他生前一直深信的那样,姜某不会不还他那笔钱。可是债权人突然死亡,当姜某面临着只要摇摇头就可以“挣”70多万的时候,他会不会做出昧良心的事呢?事实就是这样,李某去世后,几乎所有知道他有这样一笔钱存在姜某账户上的朋友都想到了应当立即找到姜某,让他先把借贷手续办了,哪怕当时要不回钱来都行。
    但姜某根本就不承认有这么一回事。
    李家想打官司,可是咨询了几个律师,人家听了这种情况都表示了同样的意见:除非李家能拿出其他有力的证据,证明李某生前的确有这样一笔钱存在姜某账户上,否则,单靠李某生前的朋友们出具旁证是根本打不赢这场官司的,而且法院根本就不会予以立案。这种情况,法律规定“谁主张谁举证”,李家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姜某鲸吞了这笔巨款。
    像李某这样的事例,在民间借贷行为中虽然不是经常发生,但它所反映的法律问题却具有非常普遍的代表性。老百姓认为“人死账烂”,而现行法律却认定:就是人死了,账也不能“烂”。按照我国的法律规定,债权人或债务人死亡,并不意味着着债权债务的消失,只要手续齐备、合法,债权人死亡,其法定继承人依法可以继承债权;债务人死亡,其法定继承人也必须依法承担(继承)债务。就姜某和李某的案例而论,虽然“人死账烂”的说法不符合法律规定,但是在没有任何文字凭证或其他有力旁证的情况下,这种双方当事人口头约定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很可能会随着债权人的死亡而成为无法认定的借贷关系。一旦借贷关系形成而又没有任何字据凭证,就很容易引起纠纷。而这种纠纷又是无法辩明是非的,原因还是前面提到的:无凭无据。
    还款不要条据被判再度还款
    日前,河南省淅川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经济纠纷案,诉称已归还部分欠款但未变更欠款条据的原告闫霞因提供不了已还款的证据,被判原欠款条据全额还款,落了个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的后果。
    青年农民闫霞是淅川县城关镇西湾村人。1999年10月18日,闫霞在县城个体工商户李伟门窗厂购买铁制大门一套,价值380元,闫霞当即付现金180元,同时出具欠款200元的条据,注明1999年12月20日付清。约定期到后,闫霞支付欠款150元,下欠50元,由于碍于情面,闫霞也未变更条据。尔后,李伟三次向闫霞催要,闫霞未予归还。今年2月初,闫霞主动向李伟还下欠的50元时,不料李伟拿出闫霞给出具的欠条,让闫霞还200元欠款,双方争辩未果。为此,闫霞将李伟诉诸法院。经双方诉辩,法院认为,原告在被告处购门一套支付部分现金,下欠款额欠条系其亲笔所写。法院依法判令闫霞在十日内偿还李伟现金200元,并承担50元诉讼费。
    本案由于双方当事人由互相信任发展到一方不守信,从而导致一起民事纠纷案的发生。它警示人们:经济往来,需要慎重,一旦经济纠纷发生,法律不相信眼泪。
    无独有偶,辽宁省泗水也发生类似的事。该县东泽村村民马明因做生意缺少资金,于1992年至1995年期间,先后四次向马亮借款5000元(马亮、马明系堂兄弟),1993年还款1000元,1995年还款4000元。由于相互之间关系很好,又碍于情面,马明没强行索要借条,只是敦促马亮回家后撕掉并销毁借条。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都将此事渐渐淡忘了。
    2003年3月,马亮一纸诉状将堂兄马明告上法庭,要求被告履行还款义务。
    法庭上被告马明气愤地用人格和良心谴责原告不讲道义,并详细叙述了还款的时间、地点和当时的情景。但面对原告手持的自己亲手打的欠条,被告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将此推翻,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只能接受法庭调解,偿还所欠债务。
    从法律角度讲,借钱借物统称为借贷。一般来说,民间借贷分口头承诺和书面契约两种形式,前者简便灵活,适宜于数小量少的借贷;后者严肃稳妥,多用于数量较大的借贷活动。但不少人或嫌麻烦,或碍于情面,或缺乏民法知识,借贷时不论数目大小都不立字据。这在亲朋好友之间的借贷中尤为普遍。虽然通常情况下多数人能做到有借有还,但由于各种缘故发生纠纷的事也屡见不鲜。这说明民间借贷也应加强契约意识。
    重新立下字据,才免受损失
    近日,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审结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依法判决被告韩某偿还原告王某人民币7.5万元。
    1996年12月,某企业负责人韩某为生产经营需要购置设备,因资金不足便以25%的年息向熟人离休老干部王某私人借款数万元,双方签订了借款协议,约定期限为一年。一年后,还款期限已到,韩提出因企业的产品质量低、销路差等原因,要求延长借款时间。债权人碍于情面,只好答应对方要求。谁料,这一拖,竟然拖了近5年。在此期间,王多次催要借款,韩总是以市场经营状况不景气为由长期拖欠。王找到律师寻求法律帮助,律师向韩发出了催款通知书,要求债务人立即履行还款义务,韩一再强调经济困难而不肯还钱。王一忍再忍,直到索款无望、万般无奈之时,才想起用法律武器依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幸好,王某已在去年让债务人韩某重新立下了借据,否则,过了诉讼时效就得不到法律的保护。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公民间的经济交往逐步频繁,私人之间用于生产、经营、消费的民间借贷也日益增多。由于民间借贷缺乏一定的规范性,致使债务纠纷屡屡发生。如何有效避免或减少纠纷,记者带着这一问题专门走访了工行山西省分行营业部信贷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了解到民间借贷应注意的几个方面。
    首先,出借人在决定借钱之前,应考察借款人有无稳定正当的收入、信用度是否良好等方面资信。其次,民间借贷无论发生在亲戚、朋友、同学、同事或邻里之间,在确立借贷关系时都别忘了签订书面字据或合同。在民间借贷中,借贷双方最易在利息上产生矛盾。法律对此也有明确规定:借贷双方因利率发生争议,如果约定不明,又无证明的,可以比照银行同类贷款利率计息;公民之间的借贷,出借人将利息计入本金计复利的,不予保护。另外,借贷双方订立贷款利率必须在合法范围内,否则不受法律保护。其三,借贷双方可以采取担保措施。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十六条之规定:“有保证人的借贷债务到期后,债务人有清偿能力的,由债务人承担责任;债务人无能力清偿或者债务人下落不明的,由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有第三方出面担保,无疑给债务人形成约束力,也减轻了债权人的风险。 

      

Copyright@2022

浦东债权债务纠纷律师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大律师网